“新基建”将带来哪些变革与挑战?

2020-08-10 09:27:18
蔺雷
文章摘要: 大量成熟的巨型企业将转型为孵化器和加速器,通过内部创业的方式更紧密地连接内外部企业、创客和资源,形成共创共生的局面。内部创业将替代传统的研发创新模式,成为智能经济下企业创新和激发活力最重要的方式之一。

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代表的是未来的基础设施,与智能经济密切相关,关系到每个人、每个企业、每个行业的未来。

对个人来说,它带来了新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对企业来说,它意味着新的赋能方式和弯道超车机遇;对行业来说,它预示着新的发展路径和行业变革。

新基建与智能经济有何关系?

新基建加速智能经济形成,智能经济刺激新基建发展,二者相辅相成。

新基建,“新”是指创新技术、设备和系统,如5G、大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特高压等;

“基”是指发挥基础性作用,不仅对新经济形态的形成,而且对传统经济形态的升级都将提供基础支撑;

“建”是指要建立新的运营模式、新的治理手段来适应新技术和新经济形态的发展要求。

智能经济是以数字化软硬件和高知识人才为主要投入,以智能产品、智能服务和个体幸福感提升为主要产出的亚经济形态。不但在企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而且会深刻改变城市与社区治理的方式。

对企业实体而言,智能经济并不陌生,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提出的智能制造到现在的智能经济,企业的需求在与日俱增。事实上,包括餐饮、教育、培训、物流、养老、制造等在内的所有行业和企业,都值得通过智能化手段实现降本、增效、提质和转型,用智能化手段为企业赋能。

总的来说,智能经济会产生四方面的影响:

对产业而言,体验经济会呈现突破式的纵深发展,工业互联网会更迅速地在某个时刻突破阈值;

对企业而言,智能化方式将引起业务方式的深刻转变,提效、降本、增智、强标是主要目标;

对个人而言,智能经济将极大地解放个体,让个人更聚焦在创造性工作中,共享员工和“斜杠青年”将会激增;

对治理而言,城市网格化智能管理和社区精细化管理会更快实现。

智能经济仍处在早期阶段

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客观认识到,智能经济现在还处于“公众期望值很高但跟实际应用场景存在落差”的早期阶段。通过对国内若干企业的调研,可以得到一些很有趣的发现。

第一,中国的智能经济还处在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并行的阶段,大量企业也还处在自动化和信息化改造的阶段,离智能化仍有较大差距。

第二,很多企业在运用智能化手段的初期,也就是智能化手段进入生产一线的早期阶段,非但没有达到提质、增效、降本的目标,反而出现了总体效率没有提升、成本也没有降低的情况,必须在磨合一段时间后才恢复正常。

第三,智能化的核心意图是实现机器自主决策,也就是用机器和算法决策来替代人工决策。但当前大多数企业的智能化还处在辅助决策和简单决策模式,离复杂和深度决策还有一段距离。

第四,智能服务比智能制造在现阶段更有可能实现。因为服务业的数据相对更好获取,智能服务转换成本较低;而制造企业从传统制造业转换成智能化企业的难度高,转换成本也高。

智能经济将催生3大新服务

智能经济不仅会改造传统服务业,还将催生未来占据主流的新服务业形态。

一是体验服务。体验经济早已存在,但智能经济将使高级形态的体验经济真正大爆发。尤其是00后这一代,他们的思维方式和关注重点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由实体世界转向虚拟世界,这使得创意密集型和科技密集型的服务业会发展得更快。随着新基建的深入,一些新型的科技和创意密集服务业将大量出现。

二是社会治理服务。随着新基建带来的数据处理能力极大增强,社会治理由一种政府职责变为一种专业服务。

社会治理的本质是一种公共服务,在智能时代,智能化治理会让决策效率和精准度大幅度提升,为决策者提供更有说服力的依据。

三是服务认证。服务经济时代的到来,要求全社会在传统的产品认证、体系认证之外,还要大力推行服务认证。当前,我国已经在某些行业推行服务认证,但受制于数据获取的滞后性、精准性,发展进程较慢。

新基建将为服务认证行业发展插上一双有力翅膀,基于实时大数据采集和处理的新型认证体系将进一步发挥“指挥棒”作用。

智能管理面临的3个难点

新基建强调新技术、硬件和系统本身的建设,智能经济的侧重点则必须放在高水平管理上,而不能只单纯强调技术。

总的来说,目前智能管理面临三个难点:

1

一是管理顾客需求,因为顾客在智能经济中不再是被动的产品接受者,而是共同设计者和合作生产者;

2

二是管理产业链环节之间的衔接,在智能经济中产业链环节将更紧密地联动发展,而不再是孤立甚至割裂的状态;

3

三是创新链和产业链融合的挑战,智能经济从创新链到产业链的实现速度更快,而这种提速会给已经适应了传统模式和速度的企业带来全方位挑战。

正因为如此,智能经济不论是在单点设备、功能车间还是在整个工厂和产业链的改造上,都要配套相应的新型管理手段,向管理要效益是企业家在智能经济中真正该做的事。

同时,新基建和智能经济会带来组织形态的变革。智能经济下全社会的组织形态将形成一种紧密融合、互为需要的生态模式。

平台企业做架构创新:有能力的企业形成大的平台,提出总体架构和基础服务,平台上有大量专业化小企业甚至个人贡献自己的力量;

专业企业做元件创新:灵活机动的专业化企业提供细分领域的各类专业服务,做元件层面的创新;

自由职业者当小插件:个人能力突出又有一技之长的自由职业者在大平台上担当小插件,让整个平台生态更趋平衡合理;

企业内创业成为连接器:大量成熟的巨型企业将转型为孵化器和加速器,通过内部创业的方式更紧密地连接内外部企业、创客和资源,形成共创共生的局面。内部创业将替代传统的研发创新模式,成为智能经济下企业创新和激发活力最重要的方式之一。

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夏丽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